这才叫好字!

摘要: 收藏!

11-09 03:39 首页 收藏攻略

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很多美好的事情都在变质。当整容“美女”越来越多的时候,大家又开始喜欢素颜的、原生态的美女,当城市园林繁花锦簇的时候,大家却又开始迷恋大自然里的天然风光。正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琢”。其实,书法也是如此。






今天书思的主人翁是白蕉,大才子,能篆刻,精书法,亦擅长画兰,能诗文。沙孟海先生誉其为:“三百年来能为此者寥寥数人。”今天给大家展示白蕉先生作品《兰题杂存》(完整版)。我们看看他笔下的“天然美女”。





白蕉在《兰题杂存》中的书写,或行取楷意,举止投足顾盼有致;或行融草法,虽行色匆匆而不失法度,于此可见,白蕉真不愧是一代大家高手。面对今人应对展厅的各种“套路”书法,这样的字简直就是“环保的、无污染的纯天然绿色蔬菜”。





此卷是白蕉先生以笔记形式分次书写而成,有感而发,随想随写,无丝毫刻意为书之意,是建筑在绝对自由的书写基调之上的,这种无意求工而自工的天成之作就更为难得了。我们历观前辈书法,总是觉得手札优于刻意书写的碑帖,尤其观今人书法,极尽法术,展示了各种“套路”。而白蕉的这卷洋洋洒洒的随性小字,显得尤为天然质朴,这才叫好字!





白蕉是近代学习二王书法的典型代表,成就非常突出。相传白蕉在平时,把二王帖放大,张于壁间,反复把玩揣摩,故能深得其精髓,晚年自号“仇纸恩墨废寝忘食人”,可见积功之厚,前人努力如此,很值得我们学习。





对于此卷之评价,当代名家沙孟海先生在1980年写的《白蕉题兰杂稿卷跋》中的数语可谓一语中的:“白蕉先生题兰杂稿长卷,行草相间,浸馈山阴,深见工夫;造次颠沛,驰不失范,三百年来能为此者寥寥数人”。





白蕉作书法之余,亦喜作兰草,风姿绰约,清冲淡远。盖以精于书道,故能叶叶出草法,办办入楷意。观其书画,是知非才情学养俱佳者不可入其堂奥。惜罹难“文革”,流年不永,垂世之作较少。





白蕉是近代学二王的代表人物,本作将二王风韵展现的淋漓尽致。全卷浪漫天真,一派生机,笔致出神入化,墨色浓淡相间,星星点点,随手写来,妙趣天成而无丝毫矫揉造作的痕迹,把“书法”二字的精髓表现得淋漓尽致!





见多了各种“风格”,各类“创新”,窃以为,这样的字就只能称之为“字”,是有个性见天性的“字”,而不应目之为“书法”;“法”是人为的,做作的成份太多,也就是假的成分太多,除了积陋难除的“习性”,甚而至于把毛病当成个性(毛病多了,当然也成了人的不良个性),而少有自然真挚的“天性”。





所以,细品白蕉此作,天然、原生态随处可见,二王书法的流芳千古,暗循的,也正是这个道理,归结到一点,就是在他们那个时代,写字一为立业之基础,二是只为自娱陶冶性情,而没有那么多“比赛”的功利诱惑,所以能水到渠成地成就一座座天然的高峰,这是很值得我们每一个捉管握毫者深思的。





在中国书法的表现形式中,手卷、册页、尺牍是最为随意和自由的几种表现形式,正、行、草可相间书写,高、中、低可错落安排,十分富有形式美感和表现力。



白蕉 《兰题杂存》



面对真正的好字,观赏者会感受到书写者随机变化的手法,犹如漫步园林,充分享受一步一景、景随身移的渐入佳境的妙趣。


来源:书法思考


首页 - 收藏攻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