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公司都是游戏公司

09-08 12:12 首页 互联网研究家
A

BOUTBEAUTY

关于研究君

每天精选深度互联网业内文章、收集最新互联网业界资讯、移动互联网报道、研究、服务为己任的第三方行业研究机构。

很多人看到这个说法都会一脸蒙逼,怎么我们在一个游戏的时代生活啊?之所以说今天所有的公司都是游戏公司,因为我们在一个场景流动的时代,要弄懂“场景流”这样一个关键词,就要读懂吴声的新书《新物种爆炸》。

 

游戏,是当仁不让的场景

我们要做的,就是更多的去理解场景流,场景流的设计核心是体验,是基于以人动线为逻辑、以连接质量为前提、以情感输出为要素、以社群沉淀为结果的商业模型。具有“场景流”属性的商业场景能否快速形成消费主张,很多时候要看场景本身的定义能力和对亚文化社群的影响力。产品设计,需要从体验出发,重新组成功能的交互展现,包括跨场景同步并发引发IP簇效应以及通过客观现实与多维连接引发用户的沉浸体验。

我们可以用影响用户场景体验最重要的三种感受去解析场景流。

代入感

我们随时都在周围环境中搜寻与自身相同的特征:黑头发时觉得周围黄色头发不是很多的人,把头发染成黄色后,却发现到处都能看到黄头发。这正是“社会脑”自动收集来的相同特征。社会脑无法对自我本身进行定义,它只能在社会群体中定位自己。正因为此,在场景中营造用户的“镜像自我”,会让用户自我标签,迅速得到归属感。

愉悦感

弗洛伊德曾说,人类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逃避惩罚和得到快乐。神经链的形成,是将与该记忆相关的信息打包储存。已经形成的独立神经链,除非一直不触动它,否则一旦触动,很难制止惯性行为。所有的神经链中,掌握了人类寻求快乐与规避痛苦本能的“奖励性神经链”和“惩罚性神经链”是最强大的。各种瘾症之所以难戒除,就是因为强大的奖励性神经链带来的愉悦感太过强烈。在利用奖励性神经链方面,游戏做的最为成功。利用好奖励性神经的特质,就能带来忠实的用户。

期待感

人们对尚未处理完的事情,比对已经处理完的事情更有印象。期待感往往指向特定的文化表达和场景解决方案,正因为这种“期待”而延长了情绪体验的流动时间。当用户情感在时间上进行延伸、生长,消费的便早已不是产品本身,而是感受的满足。

期待感具备情感共通性,具备故事的可言说性,也具备了商业新物种价值。这种新价值,意味着新的定价策略和影响消费决策的新能力。

 

我们早就生活在游戏的机制里

“场景流”意味着更加情景化、动态化,意味着时间审美大于确定性的空间美学。新情境会带来用户情绪的涌现和全新的需求,情感片段在时空中的流动会生成新的符号指向,在这里,体验是核心,涌现是不确定的结果。

人的认知是情境化和实时的,正因为此,不同消费场景的核心便是通过消费者不同体验创造,带来情感在时空中的流动。所以说,场景流的本质并不是空间,恰恰相反,是通过空间情感化的连接和氛围营造,完成了一种新的时间感定义。我们看到,很多新的商业地产——无论上海兴业太古汇,还是北京的华熙live,乃至伦敦摄政街和纽约第五大道,都在重新定义自己,是开放式街区还是体验式mall,甚至是复合式生活提案空间。

切入到我们自身,场景流的应用早就广泛而深入,我们生活中各种类型的卡片、会员、积分体系、游戏机制,早就渗透到我们的生活深处,如果没有国航的白金卡,如果没有航班管家,我们可能会把延误怪罪于万恶的旧社会和恶劣的天气。再比如我们看到前不久京东金融和招商银行发布了小白信用的联名卡,在这个联名卡的过程中它的机制不再是我们想象的传统的co-branding,而表现为相信年轻。我们相信年轻人会成长,今天的年轻人一定像鸟儿一样爱惜自己的羽毛一样爱惜自己的信用,在校园里裸贷白条毕竟是少数,更多时候互联网新时代的用户,他们会珍惜自己在信用时代的生存,如何步步为营,如何共同进阶,所以这个产品它是与年轻人共成长的伴随式的金融产品。

当相信和美好如期而至,我们对于互联网信用这个关键词就有了超越商业机会的新的把握、洞察和理解,因为你正在理解这个时代的人,这个时代的用户。

这样一种理解里面,我们一定要记住这样一句话,年轻人不依赖批判和负面的东西而生活。当然如果我们年老,我们可以对年轻人说,我们也年轻过,你老过吗?但是首先我们要承认我们都曾有共同致敬的青春和回忆,那是我们终将一去不回而我们不得不挥霍彼此的时代,那是我们的感情和理想,不理解这份感情,不懂得这份理想,我们就不能在野蛮的苟且里面生长出诗和远方。所以我们在谈论游戏,它是在谈论在非游戏的场景中也应该使用游戏的元素和设计,去占据用户的心智。

在这样一个游戏机制所形成的表达过程中,我们看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腾讯。我们今天在说将近四千亿美金市值的公司,是这个时代的基础设施,我们甚至在说腾讯的微信支撑起了它莫高的市值,但是我们更要看到它不仅拿到了PC时代的游戏红利,它也拿到了移动时代的手游、端游、页游的红利,它也拿到了一系列包含了微信游戏在内的红利。我们可以说腾讯游戏业务是非游戏业务的金主,一般人把这样一个词叫做爸爸,好像本来就是这样。看清商业世界的真实,我们在理解腾讯的成功由来已知,因为被认知绑架的个体,他们需要类游戏产品平衡我们自身,微信何尝不是类游戏产品呢?所以我们说今天所有的公司都是游戏公司。

多研究,多了解,研究君精选互联网业内的趣事、要闻、收集最新互联网业界资讯的认知 欢迎精英们分享!!

hulwang2046|互联网研究家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首页 - 互联网研究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