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审美,到底“输”在哪里?

摘要: 一个没有审美的民族是不知善恶的。

11-10 13:14 首页 有束光

2017年的第 269 天,司马和你在一起



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设计,也无时无刻不进行着审美。


然而当你和司马一样,处在浮躁、浮夸的审美世界中,看多了各类奇葩的建筑、扭曲的海报、怪异的广告之后,你总要失去信心。


蔡元培说,一个没有审美的民族是不知善恶的。那,我们呢?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日本设计小站(ID:japandesign),已获得其授权。



蔡元培先生说:

一个没有审美的民族是不知善恶的。

这句话有如一记重锤在心,

不由得令人长舒一口气:

还好,我们的民族还是有审美的。

我们的审美除了丑,没有别的毛病。



“中国审美进入了一个恶俗的时代”


司马常在姑姨群里,

时不时会收到这样的H5。

 


看到这样的画面,

不坚强一点真的是会流泪,

稍微好一点的,

是这样的育儿推送。



孩子是不是危险我不知道,

这个配色还真的是有点任性。

至于走出家门以后,

看到的会更精彩。

实干民族,说干就是干。



医疗大国普及医学,

户外广告义不容辞。



儿童摇摇车,

带有魔幻现实主义。



养生节目,

主打荒诞风格。



如果觉得此文甚好,

请您动动手指转发。



或许你会说,这些都是黑历史,我们现在已经不是这样的了!


是的,2017年,国人审美迈向一个新阶段,当年梁思成心心念念的国风建筑,现在变成这样了:


坐落于举世瞩目的雄安新区,这只超级大王八,真不愧是网友票选的最丑建筑。


 河北白洋淀荷花大观园金鳌馆


家里如果有熊孩子,

送到这里应该不错,

看俺老孙不分分钟把你吓哭。

  歙县示范总工会幼儿园


还有曾经被网友吐槽过的各式建筑。



这可真是人民艺术以及仿生学与大型建筑的完美结合呢。


也难为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宏教授苦口婆心地建议地方干部们:应该加强艺术素养的教育,在基本知识考核中,加入审美品质的考核。


所谓审美,必是先“审”而后“美”,各位有关部门,请你们摸着良心回答:你们审过了吗?

 

 

 

主持人窦文涛曾在自己的节目中,

谈到自己的一位来自美国的艺术史研究家朋友。

这位朋友自海南游历到北京后,

所发出的感慨是:

中国进入了一个恶俗的时代。




——中国式审美真的不行吗?

相信大多数人给出的答案会是:美过。

不仅美过,而且美得超前。

唐代建筑有多美,

看梁思成的手稿你就知道。



宋朝,是最早的极简。



雍正,是纯色的小清新。



即使是林徽因用来,

打趣学生的“乾隆taste”,

对着现在的“农家乐”,

也有资格报以勾唇一笑。

 


至于民国时期的审美水平,

随便一个平面设计,

都美得赏心悦目:



广告排版现在看都不觉得落后。

 


即便广告以字为主,

也是主次得宜、疏密有间。



再看今日街头最常见的招牌,

红艳艳的画风真是说不出的喜庆。



看到这里,相信你一定会发出一个疑问:我们的审美,怎么就从各种优雅端庄古典高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中国式审美,到底哪里不对?



诚然,这和我们的审美断层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经过众所周知的那段集体主义生活,上一辈人刚从贫穷中走出来,能够维持温饱就已经满足,哪里还会考虑什么审美?


但事实上,即便是如今吃喝不愁,要谈审美,也依然是一个道阻且长的问题。



季羡林在他的随笔中写到过,“我们的民族,是一个注重实际的民族”。因为注重实际,关注点只会在效果上,至于采取什么样的形式,这个形式美不美,这并不重要。


有一名粉丝曾和日站君提到过培训机构的传单设计,她给朋友设计了好几个方案,但最终朋友选择的,依然是市面上最流行、也最丑的那一种:



因为对家长来说,培训班有什么优惠、开什么课程、最后交多少钱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你的传单好不好看?这种问题需要考虑吗?


很多设计师都会有这种经历,那就是某某朋友请你设计个logo、设计个海报,你报了个价格,人家还嫌贵。因为在他们眼中,“设计”不过是就是个动动脑子的东西,太简单了,不需要成本。


如果一件商品,因为其设计感而提升了价格,他们就会觉得这个价格“不实在”,花这个钱“不划算”。


因其深深埋在骨子里的功利性,他们对美没有尊重。“美”在他们眼中,根本不值钱,他们也不舍得为“美”花钱。



但是,不要忘了,

我们中国人同样是非常爱面子的民族,

为了自己的面子工程,舍得为“美”花钱的人,

当然还是有的,只不过他们花重金打造的房柱子,

长的是这个样子:



花费7000万的金河豚,

长的这个样子。



最酷最炫的企业广告

是这样子:



这种花钱买来的并不是“美”,而是“壕”。经济快速增长的这三十年,真正多的不是精英,而是暴发户。所谓“温饱思淫欲”,富起来了,总想显摆一下自己的“深厚底蕴”。


加上开放的市场引入了国际潮流,一些具有“国际眼光”的人,那颗附庸风雅的心便蠢蠢欲动,一心想要表现一下自己那上了一个档位的审美层次,只可惜,他们对美其实并没有什么追求。


大部分的中国式审美,都以为单纯的加法就是美,殊不知加法以上,还有减法。


只要能体现自己的壕就可以了,才不管壕得体不体面,于是乡镇村内最普遍的户型,莫过于千篇一律的“欧式”小洋楼:



更多时候,中国式审美的普遍低俗在于,不是人们不追求审美,而是对美没有概念


你怎么知道在你眼中看起来low到爆了的穿衣打扮,不是他在出门前费尽心思搭配好的?


你怎么知道你眼中的“清流”,在别人眼中不是一种俗气?


在你看来,父母装修的房子真是花花绿绿的辣眼睛;在父母看来,你装修的房子真是冷冷清清太辣鸡!



钱钟书在《谈俗气》中就已经提出,“俗”这个字眼太主观,不同层次人的审美,不管所处层次是高是低,永远对其他层次充满鄙视。


而在审美上,我们最欠缺的,莫过于对审美意识的培养。


我们的美术市场很繁荣,然而那依然是停留在学院、画家和高端市场之间的小众勃兴,真正的大众对“美”的认识,依然停留在一个无意识的阶段。


大众的教育,没有美术。可怕的不是审美奇葩,而是奇葩的审美代代相传。



我们没有办法拒绝那些满大街的商业广告,没有办法拒绝那些乡村欧式建筑,我们所生长、所生活的环境就是如此。


我们甚至没有权利获取审美的教育资源,学校里老师一句“美术老师请假了”,就能名正言顺地占课补课。就连小学课本,这设计都丑得带不动节奏:


中国曾出现的小学课本


日本的小学课本


我们没有办法拒绝那些潜移默化的影响,

所能做的只有一点一点剔除。

所幸的是当文化开始发声,

审美也跟着崛起,

我们自然而然地开始思考:

中国式审美到底该是个什么模样?


相信终有一天,

我们的审美会被扭转过来,

国外设计师们眼中的中国,

也再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这个样子:



以及这个样子:



视频资料:《中国人的奇葩审美》

每日正午十二点,和日站站长说一句:“设计说”三个字,站长会为您推送一条设计物语,365天,365句经典,我们相约每日正午时分,不见不散。



首页 - 有束光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