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了。天上无情月,是我不悔心

摘要: 天上无情月,是我不悔心。

11-08 19:30 首页 新世相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451 文章


中秋了,今夜月明人尽望。但抬头见月的多是伤心人。


我想和你说几个跟月亮有关的故事。也可以说是一些写给月亮、但被辜负了的情诗。


1


第一个故事来自朋友圈。珊子 23 岁那年,沈郡平是她交往的第一个男朋友。


有天晚上,两人一起出地铁口,被又圆又大的月亮照了个猝不及防。


珊子突然跟沈郡平说,“如果转过这栋楼还能看见月亮,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分开。”


然后一转过那栋楼,嘿,还真有一轮又圆又大的月亮。



今年 10 月,沈郡平要结婚了。28 岁的珊子从朋友圈里得知这个消息。


“无所谓啦”,珊子说,“以后少和人说这种一生一世的傻话就好。”



2


百川从 3 岁到 22 岁一直都是“北航人”,从附属幼儿园念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本科。


除了天文,百川的确没什么别的爱好,所有的钱都花在望远镜上了。


不过百川还挺在乎一个叫季爽的姑娘。季爽是重庆女孩,性子泼辣直来直往,交过不少“男朋友”,每个不超过三个月。


每一次分手季爽都会找百川哭诉。百川不太会安慰人,每次只会和季爽说,来我家看星星吧。


这招有没有安慰到季爽,百川不太确定。但从望远镜里看星星,总能让百川自己忘掉有关季爽的烦恼。


去年中秋晚上,季爽微信百川:“你在干嘛呢?”


“在看月亮。”


“发点照片给我看。”


“好。”


“怎么都是坑坑洼洼的月球表面啊,你也真是……”


“月球是地球唯一的卫星啊,它替地球挡掉了很多次撞击。千疮百孔,都是为地球挨的。”



季爽半晌没回百川微信。


其实,没有回复你的人,并不一定是不明白你心意。




3


这是真事儿:去年中秋,两位大男人为十五的月亮十几圆争了起来,还为此干了一架。



李海鹏前几天说:“幸运的话,直男就永远不用长大。”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言者无二三。我想说啊,长大有什么好的,长大了,你连月亮圆不圆这件事都已经不在乎了吧。


这两个安徽男人,弄得人挺伤感的。




4


再说一个别处看来的科幻故事。


2030 年的一次登月,返程时宇航员凯文被落在了月球上。


凯文身边有一部机器,可以克隆自己。凯文没有食物,于是他想:或许我可以克隆自己,然后吃掉自己。


只有一个小问题:机器本是为了宇航员本体返回地球后,克隆人可以继续在月球做实验。出于这个目的,每一个克隆凯文不仅是复制肉体,也会全套复制记忆。


由此,每一个克隆人出来都是一场厮杀,输的凯文吃掉赢的凯文。


十几年之后,凯文依旧独自活在月球上。凯文已经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哪一个自己了。


科幻片《月球》剧照,它说的也是一个月亮与克隆人的故事


克隆自己,再吃掉自己,杀了自己不知道多少次,剩下的到底是不是自己,也分不清楚——其实每年我们也在做类似的事吧。


今年站在地球上看月亮的我,还是去年的那个我吗?



5


三年前的一个晚上,新世相的读者郁恬花掉了身上最后的一百块钱。


当初毕业,家里想把郁恬塞进市里某大学党支部。郁恬不肯,就跑来了北京。


不过视频剪辑师的工作,的确不太好找。


那一天,郁恬遭到了第四次软拒绝,公司和她说:我们好期待你能加入。但你刚毕业,为了内部平衡,工资的确开不了那么高。


郁恬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话,“觉得我不合适,直接说不可以吗?”  郁恬坐在雍和宫后面的杂草丛石凳上郁闷了好久。


她看了一眼天上孤零零的月亮。心想:“一般人看到月亮,都会想家是吧?我偏不。”


“我想到自己看过的一句诗,中天一片无情月,是我平生不悔心。大概是说孤零零的月亮能无情得如此理直气壮,它就是我那颗孤独但坚决的心。


去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月光男孩》里,养父也和男主说:总有那么一刻,得自己为“我是谁”做决定。不能让别人插手这件事。


电影《月光男孩》最后,成年的男主变回小小的自己,

蓝紫色月光洒在他身上


三年过去了,现在的郁恬过得还不错。她在望京一家短视频公司做运营,视频剪辑当作副业赚点零花钱。


谁说月亮只能击人软肋,不能赐你铠甲?




无论你在你哪里,过着什么生活。


我祝愿你还关心月亮圆不圆;月亮永远不会消失在你心里。




晚祷时刻:


今天会有很多人看月亮。我鼓励你用手机拍下你看到的月亮发给我。并想一想:

月亮曾在哪个时刻照亮过你?




一个预告:上周,我和陈冠希聊了聊。他向我谈到了自己最近的生活,跟爱人秦舒培和女儿 Alaia 的相处。他很坦然地跟我回忆起 2008 年自己最痛苦的时刻,以及过去 9 年来他的成长、改变和遭遇的困境。我感到:快十年了,是时候,重新认识陈冠希了。


我会在明晚(10 月 4 日、周三)的文章里,跟你聊聊现在的陈冠希,你会知道他内心深处想对每个人说的话。是倾谈,也是呐喊;是央求,也是质问。置顶新世相,明晚见。




首页 - 新世相 的更多文章: